当前位置:首页 > 励志语录 > 励志故事 > 正文
文章正文

何经华:“500万先生”弃主

励志语录 > 励志故事 > :何经华:“500万先生”弃主是由第一语录网(www.yulu1.com)为您精心收集,如果觉得好,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,以下是何经华:“500万先生”弃主的正文:

    王文京输了。一个温和重义、国际化意识超强的创业者,一个货真价实,高度职业化的海外经理人,为何仍打破不了中国式分手的宿命?

  中关村从不缺乏公司政治,但具有黑色幽默意味的故事并不太多,后者正是用友软件新近上演的。被媒体重重包围的主角,用友软件创始人王文京在这场宫廷政变中自始至终处于被动位置,而出局的职业经理人何经华已经成为了实际利益的获得者——与常见的“棒打婚姻”不同,他们仍能共同出席媒体发布会,彼此恭维——但这并不妨碍向来低调、保守的用友软件向外界暴露其遭遇的困境。

  在我们揭开这桩黑色喜剧的面纱之前,需要澄清的是,与中关村常见的空降兵水土不服,或职业经理人与创始人角力的故事有所不同,用友变局的两个主角均非弄权爱好者。

  自2002年4月以500万年薪的身价空降至用友,何经华可谓鞠躬尽瘁:未带任何亲信,他只身进入公司,并在两年间使用友的收入翻了一倍。“今年我75%的时间都在飞,周末回家只是换了个衣服就又要走”。甚至其辞职的时机选择都经历过深思熟虑:用友即将制订明年的计划,若他参与目标制订却不能参与执行,对用友影响不好。

  而他的搭档、公司董事长王文京,多年来以风格沉稳严谨和重感情著称。其早期创业伙伴、用友独立董事苏启强告诉本刊:“一般朋友和同学的聚会,不论他多忙都会去……他不是一个惟利是图的人。”而何经华也在离职后如此评价对方:“王总是个非常好的人,他的善良,正直,言而有信,从一个人的品质来讲,是非常好的。”

  11月2日下午的员工大会上,何经华向用友员工做了最后一次演讲,在这一20分钟的演说中,何经华反复强调着一个英文单词capability(能力),但当看到“有的人眼眶红了,有的表情呆滞,有的惶恐”——事后他对外人如此回忆——他终于也流下眼泪,动情表示:“没有人永远可以牵着你的手,一直牵着你的手。”见者无不动容。

  就在员工大会当天,非常“国际化”的,何经华与王文京携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,何向外界公布了其离开的标准答案:“我真的感到累了,需要好好休息休息”,并高调接受了王文京亲手颁发的顾问证书。

  但随后在不止一个场合,他又十分坦率的对外承认,12月中,自己将成为美国Siebel副总裁、大中华区和东亚区总经理,且表示Siebel不仅满足其全部福利要求,甚至会将亚太区总部从新加坡搬至上海,何只需坐镇北京即可。按照行业常规,何不可能是在离职当天找到的新工作,据悉,Siebel与其接洽开始于今年年中。

  不过其“老板”王文京可能对此一无所知:据接近事件核心的消息人士称,何于10月29日星期五突然向董事会递交了辞呈,次日,他本应参加公司内部一个高层会议,但并未出现。而王文京虽然在第一时间召开了董事会电话会议,应允了何的离开,但他仍显得颇为措手不及:他已确定11月中旬出国考查的计划被取消,全部工作日程都被迫重新制订。

  从友好分手到暗渡陈仓,是什么让分别在技术与销售领域本领不俗的这一对“中国版比尔。盖茨和史蒂夫。巴尔默”分道扬镳?

  “感觉不在了”,据接近何经华的人士告诉《环球企业家》,这是何经华对自己与王文京合作关系的结论。

  尽管用友各方人士均对何经华离任之事三缄其口,甚至在用友内部,也几乎无人见过两人正面发生口角。但何经华与王文京之“道不同”是无法掩藏的:在对公司是否应当国际化、产品应当选择高端路线还是中低端路线两个战略性问题上,两人无法达成共识。

更根本的不和谐在于,虽然为人温和开明,但王文京和国内不少创业者一样,对控制权极度看重,尽管对何以

何经华:“500万先生”弃主由第一语录网(www.yulu1.com)收集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文章评论
版权所有 第一语录网 www.yulu1.com
本篇何经华:“500万先生”弃主来自第一语录网,更多何经,弃主相关美文请浏览第一语录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