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影视台词 > 影评 > 正文
文章正文

太平轮,沉没的不只是爱情

影视台词 > 影评 > :太平轮,沉没的不只是爱情是由第一语录网(www.yulu1.com)为您精心收集,如果觉得好,请把这篇文章复制到您的博客或告诉您的朋友,以下是太平轮,沉没的不只是爱情的正文:

  1949,太平轮海难,船上932人遇难。一艘船,承载了太多的悲欢离合,后人曾将其称为中国泰克尼克号的沉没。再后来,我们有了追忆的书籍《太平轮一九四九》,也有了据此而来的吴宇森导演的大片《太平轮》。
  在武汉,这个曾经的国民政府所在地,一时的抗战重心,武汉会战的发生地,至今仍能够听到10月25日这天每年一度的防空警报响彻全城。在这里,我看到了《太平轮》,在贺岁片中,隆重登场。
  通篇下来,一个很好的历史题材,吴宇森放入了太多的食材与调味料,风云变幻的那个年代,难以调剂到恰当好处,反而成了一锅乱炖的大杂烩。
  他试图用三个爱情故事将太平轮沉没这一宏大的历史转折展现出来,可是,前有商业票房的谋取,后有小心翼翼地避开国共内战的红线,他试图大展手脚,却又扭扭捏捏,终究陷入尴尬之境地。另外一重,一个拍惯了大场面、擅长暴力美学的导演,试图来演绎细腻的爱情故事,成就一部史诗,难免有以己之短攻彼之长之嫌。
  于是,我们看到他用了整个的上部,硬是没有推进到太平轮船沉的那一刻,只有几只白鸽随之远行。他花费大量镜头于三个爱情故事的穿插,俊男美女如走T台般闪亮登场,章子怡、金城武、黄晓明、宋慧乔、佟大为、长泽雅美、俞飞鸿,一幅幅高颜值的艺术照次第放映,眼花缭乱;试图重现民国年代上海滩最后的繁华与衰亡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;试图造就内战的炮火连天中人性关怀场景,却满是空洞乏味的战争场面。他全方位开动进击,却一一留下破绽。
  笔意一转,我爱的是那一段台湾籍日军军医严泽坤和日本小姐志村雅子的爱恋,一大片的芒花丛中,是两个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女,伫立相望,无比素净。国度的相异,阶层的差距,个性上却是相互吸引,单是望一望就可以脸红。在雨水滴答声中,打一把花伞,着一身秀美的和服,脚踏一双春色满园的木屐,在水流过的台阶上愉悦上行,这脱胎于日式小清新,是京都的韵味,我想象不出还有比这更美妙的爱情场景。然而,人是哪国人?情是乱世情。美妙的爱情,总要与乱世相衬托,方显凄与悲。这段爱在日本、大陆、台湾三地周折,浮浮沉沉,向难料。
  相对来讲,上海国军军官雷义方与名门大小姐周蕴芬的相爱,通讯兵佟大庆和军队护士于真的纠缠,就是陈旧的抗战内战题材,是冷饭新炒,没有味道。
  此外,惊鸿一瞥的则属俞飞鸿饰演的顾太太,从历史深处款款走来,在于真最落寞时候,收留了她,并给予了她作为妓女时候最昂贵的尊严。面子,里子,这是另外一处打动人的地方。
  当三条线里的爱情相逢相交时,台湾日式居屋的一本日记画册呼啦啦翻开,于真与雷义方、佟大庆的感情交错揪心,却凸显出生硬来,纵横交错一多,真情难免寡淡,便难以深到骨髓中了。
  想起1989年上映的影片《喋血双雄》,当时意气风发的吴宇森,让周润发饰演的杀手小庄发了一句感慨:“或许我们都太念旧了,我们不再适应这个江湖。”《太平轮》之败,也是如此吧。
  电影的好坏是其一,最为重要的是吴宇森用这一方式提醒了人们对太平轮年代的关注:1949,太平轮,沉没的不只是爱情。
  那个时代里,太平轮往返于台湾与大陆中间,在上海与基隆两地回转。即将物换星移的那一年,遭遇海难,是国民政府的最后绝唱,也是中国新纪元的开始。
  只不过,海峡两岸的人们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再来追忆这段时光。大陆忙于开国建设和文革肆虐,台湾忙于外省人和原住民的纠葛以及独立意识的唤醒。直到后来,解冻年代里,张典婉来了,她进行多方的走访,形成了诸多人追忆的合集《太平轮一九四九》,再度连接起海峡两岸,重现大陆人移居台湾的年代,我们才从原来的蛛丝马迹还原出越来越多的既往事实。
  一艘太平轮,有很多的人从中参悟了生死,也有不断的回忆文章和记录采访在日后的岁月里出现,太平轮承载了几代人的记忆。
  我很早就注意到张典婉这本书的出现,也看过一些资料。当时打动我的是两个故事,一个是星云大师当年要从上海赴台湾,“我因为时间匆促,赶不及搭上那班轮船,而幸免一劫。”星云大师把这看做是因缘,我也以私心揣测,星云大师后来在台湾广大佛法,多少与太平轮的沉没有关系。生生死死,人生淼淼,也就在这一线一念间了。这不就是佛法里说的微尘么?一沙一世界,一花一人生。
  第二个故事是蔡康永说父亲的。他的父亲蔡天铎是太平轮船主之一。他讲到自己小时候,家中有一对绷皮木骨的扶手椅,还有一架重得要命的望远镜,可以望很远。父亲告诉他,皮椅和望远镜,是从“我们的轮船”上拿下来的东西。当年太平轮海难后,蔡天铎陷入赔付遇难家属的官司,公司破产,到台湾后又不得不做起了律师。
  台湾人,有多少人是在当年乘船渡过这一浅浅的海峡的呀,太平轮,只不过是当年,以及以往岁月的一个小小缩影,所以,台湾人对太平轮的记忆要比大陆这一侧深刻的多。
  在太平轮即将上映的那天,我看到香港叶伦明老先生的故事,直击心房。他是上海人,个头小,身子弱,小时候被伙伴们耻笑,从小便开始跑步锻炼身体。后来,他跟随父亲做羊毛批发生意,坐船往返于台湾和上海间。
  1949年除夕前夜,那天是1月27日。叶伦明和往常一样,他与同伴们在上海进货后,准备返回台湾吃年夜饭。海难之夜,满载乘客的太平轮与运送木材煤矿的建元轮在舟山海域相撞,落海的叶伦明侥幸摸到了一只木桶,漂了一夜。直到第二日太阳升起,一艘澳大利亚军舰驶过,救起了还活着的人。此后,生活在上海的叶伦明一直靠着缝被单、蚊帐、衣服等售卖为生。59岁时,在远房亲戚的帮助下,他前香港定居。然后,他看到报纸上讲香港的马拉松,便想通过参加马拉松的方式来纪念太平轮事件,时间慢慢流逝,他居然成了最年长的马拉松老人。
  海难之夜,叶伦明与在台湾的妻子永远隔离。叶伦明妻子说,“我们一大早坐火车等,到9点却不见太平轮进港,航运社问,他们吞吞吐吐地说,昨晚两船相撞,电讯全断,恐怕已经沉没。……我俩当时站在基隆码头,惊骇悲痛之情记忆犹如昨日。”等不到任何消息,妻子以为他已经死了,另嫁他人。在移居香港后,叶伦明才联系到家人。得知妻子已经改嫁,“他觉得很伤心,竟孤老一生。”张典婉说,晚年很多人怂恿他们复婚,但叶老始终不愿意,还说出“我没有结婚,她死了”的负气话。
  2014年12月2日,《太平轮》在内地上映。29日,2015年元旦即将来临,叶伦明老人突然世了。关于太平轮的记忆,关于他和妻子的一世情,再次滚入历史的波涛里,随着太平轮的光影,随着后来人的演绎,又一次行将远了。
  
作者凤凰于飞

太平轮,沉没的不只是爱情由第一语录网(www.yulu1.com)收集整理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文章评论
版权所有 第一语录网 www.yulu1.com
本篇太平轮,沉没的不只是爱情来自第一语录网,更多太平,爱情相关美文请浏览第一语录网。